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產品中心 >騰訊網易米哈遊,求你們做遊戲像做音樂一樣認真 正文

騰訊網易米哈遊,求你們做遊戲像做音樂一樣認真

来源:許昌市振興檢測技術客服中心编辑:產品中心时间:2023-02-01 10:38:35

國內遊戲,腾讯做音樂比做遊戲專業 。网易

編者按: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刺蝟公社(ID :ciweigongshe) ,米哈们作者 :世昕  ,游求游戏音乐样編輯 :園長 ,腾讯創業邦經授權轉載。网易

國內遊戲公司 ,米哈们用腳做遊戲 ,游求游戏音乐样用心做音樂 ?

格萊美就要為“遊戲音樂”設立專門獎項了 。腾讯

2022年6月9日,网易格萊美主辦方美國錄音學院宣布,米哈们在2023年的游求游戏音乐样第65屆格萊美頒獎典禮上將出現一個專屬於遊戲配樂的獎項——“最佳電子遊戲和其他互動媒體獎” 。這意味著,腾讯遊戲音樂無可辯駁地得到了主流音樂的网易認可。對於遊戲圈,米哈们尤其是遊戲音樂圈來說 ,這無疑是個曆史性的時刻 。

你對於遊戲音樂最早的印象是什麽?

答案可能是《超級馬裏奧》裏簡單靈動的跳動音符,或是《魂鬥羅》那緊迫感十足的合成器音效 。經過半個世紀的發展 ,現在的遊戲音樂早已不是簡單的“音頻背景”,在遊戲真正成為“第九藝術”的過程中 ,音樂甚至成了賦予遊戲靈魂的決定性元素之一。

而在國內遊戲領域 ,對於遊戲音樂的關注空前高漲。知名音樂家們正“走下神壇”,這一次他們不再是某部精彩的電影配樂,而是為了一個個我們耳熟能詳的遊戲角色和故事譜曲創作。遊戲公司也紛紛變成了“音樂公司”,OST(原聲配樂)的生產速度比唱片公司都快 。

本文想要回答以下三個問題:

是什麽讓國內遊戲音樂行業能迎來“大發展” ?

遊戲音樂繁榮的背後  ,體現了怎樣的趨勢?

從遊戲音樂的發展中  ,我們又能窺探到遊戲領域怎樣的變化?

《王者榮耀》剛上線的時候,沒有人能想到這款手遊能找來久石讓做配樂  。

2022年6月5日 ,《王者榮耀》官方在B站發布了一條音樂製作訪談 ,主角正是日本音樂家、世界級大師久石讓。

久石讓何許人也?《菊次郎的夏天》《天空之城》《哈爾的移動城堡》等名曲自不必說 ,國內大眾更熟悉的應該是《太陽照常升起》。

這一次,久石讓創作了一首名為《光之奇旅》的人物概念曲 ,靈感來自2022年4月正式上線的新英雄“桑啟”。在《王者榮耀》世界觀裏  ,桑啟來自“鳴沙之穀” ,是“鳴沙一族”的王子 。為了將新的“故事”帶回家鄉,桑啟選擇來到外麵的世界 ,開啟了一場冒險之旅。

在視頻裏,久石讓講述了自己的創作曆程。“這是個少年和螢火一起 ,一邊旅行一邊成長的故事  ,如果能用現代的音樂節奏 ,讓聽眾感受到主人公成長的心路曆程和喜悅,就很棒了 。”

看到久石讓的訪談,有的玩家驚訝於如此“高規格”的配樂 ,在震驚中久久不能脫離;有人則希望《王者榮耀》官方“加大力度” 。調侃也隨之而來,類似“用心做音樂,用腳做遊戲”的評論層出不窮 ,有一些評論的“敵意”更大,直言是“錢到位了” ,對於大師來說隻是“商務”而已。

6月7日 ,《光之奇旅》的MV正式上線 ,當即“鎮住”了所有人 。在這首音樂裏,久石讓以長笛開場,用悠長的旋律描繪出一個靜謐奇偉的“鳴沙之穀” ,伴隨弦樂和軍鼓的加入,桑啟開始朝氣蓬勃的“旅程”,跟隨音樂,聽眾一同沉浸入冒險中,接下來是歸鄉 、講述、複蘇、再度出發......

多樣的配器和富有節奏感的演奏將旅程具像化,如同桑啟和他的族人一樣,久石讓的創作下旋律成為了字句,用音樂講述著一個精彩的冒險故事。

久石讓用極高質量的創作征服了所有人 。在讚歎之餘 ,更多人注意到《王者榮耀》的諸多經典配樂。一位b站網友在歌曲評論區提到,自己一直在“安利”《王者榮耀》的原聲音樂 ,但因為遊戲本身巨大的爭議 ,這些優質音樂經常被忽略 。

事實上,《王者榮耀》的配樂一直有著“大師基因”,早在2015年,遊戲的開發階段,《王者榮耀》官方就邀請到了配樂大師漢斯·季默為遊戲譜曲。

如果你是電影愛好者,那麽你不會沒聽過漢斯·季默的配樂,《盜夢空間》《黑鷹墜落》《獅子王》......作為電影配樂界最偉大的大師之一 ,漢斯·季默的許多音樂以氣勢磅礴的史詩感聞名。

漢斯·季默,圖源網絡漢斯·季默 ,圖源網絡

作為玩電子合成器出身的音樂家 ,他能夠用非常規的配器以及更新潮的音樂邏輯融入交響樂之中 ,這意外的適合《王者榮耀》這樣以“戰鬥”為主的遊戲:在“推動”與“釋放”中,他的音樂往往能將玩家拉入盛大的戰鬥中 。

漢斯·季默的音樂幾乎為《王者榮耀》奠定了整個遊戲的氣質 。在遊戲主題曲《Main Theme》中 ,他以圓號 、小提琴為主旋律,厚重的鼓組為基底 ,演奏出一段從出征到凱旋的戰鬥之曲,戰爭的宏大與激烈噴薄而出,整個《王者榮耀》的“戰爭之感”就這樣伴隨音樂建立起來 。

除此之外 ,早期版本中遊戲背景音樂《Second War》也早已成為經典 ,對於許多老玩家來說 ,當那個熟悉的交響樂響起,在奮進的旋律中,對於遊戲最原始的回憶也被勾起。

除了漢斯·季默和久石讓,在2018年 ,《王者榮耀》還邀請過好萊塢著名配樂大師,曾為《指環王》係列製作配樂的霍華德·肖為年度CG《永遠的長安城》創作同名配樂。2020年 ,“五虎上將”係列皮膚上線之際 ,《王者榮耀》邀請曾為《臥虎藏龍》製作專輯的音樂家譚盾創作了係列音樂《五虎上將交響曲》。

毫無疑問,這些遊戲原聲都是“大師之作” 。在國內遊戲圈子裏,伴隨著各種“鄙視鏈”,《王者榮耀》常常成為爭議的焦點,其遊戲策劃、氪金機製 、背景故事等都經常成為被批評的對象 ,但在爭吵中 ,《王者榮耀》的遊戲原聲 ,尤其是交響樂 ,卻一直飽受好評。“黑《王者榮耀》什麽都行 ,配樂沒得黑” 。

一個矛盾就這樣形成 :遊戲本身爭議不斷 ,但在音樂上卻誠意滿滿。但如果你仔細了解國內的各大遊戲及廠商就能發現,這樣的“矛盾”時常出現 ,“用心做音樂,用腳做遊戲”的調侃不僅適用於《王者榮耀》一家 ,更成了一種普遍的“看法”。

遊戲配樂走“大師路線“ ,《王者榮耀》並非獨一份。

2016年 ,網易的自研手遊《陰陽師》上線,隨即爆火。由於遊戲中抽卡收集等主要玩法,上線近6年 ,《陰陽師》一直因“肝”(指玩家要花費許多時間精力)和氪金爭議不斷   。但必須承認 ,在遊戲的音頻方麵 ,陰陽師從一開始就下了苦功 。

作為一款二次元屬性較強的遊戲,《陰陽師》為了吸引更多的目標受眾 ,在研發期間就請來釘宮理惠 、鈴木達央等日本知名聲優為遊戲角色配音,一度受到廣泛熱議 。其實,這款遊戲的配樂更值得關注 。

為《陰陽師》創作配樂的是日本知名配樂家梅林茂 。相比久石讓和漢斯·季默,這位大師的知名度可能略遜一籌 ,但他對於亞洲影壇的影響力卻一點也不小 。

翻開他的履曆,能夠看到亞洲影壇輝煌的側影  ,曾參與過包括《花樣年華》《一代宗師》《十麵埋伏》《滿城盡帶黃金甲》等十數部知名電影的配樂,獲獎無數。2002年 ,他曾為日本電影《陰陽師》配樂 ,這成了他受邀為遊戲配樂的重要原因 。

為迎合平安時代詭譎奇幻的氛圍,梅林茂創作的《陰陽師》遊戲原聲和風十足,在日本傳統樂器與西方管弦樂的搭配下,優雅平和而又暗藏玄機的旋律響起,將遊戲玩家帶回那個古樸詭秘的京都 。

值得一提的是,後來梅林茂還為2020年全球爆火的遊戲《對馬島之魂》創作了配樂,這一次不同於陰陽師中的精巧細膩 ,梅林茂用更加大氣的弦樂營造出“最後的武士”般的氛圍 ,足見其功力之強 。

不得不說,國內遊戲廠商真的很喜歡請日本作曲家  ,《光與夜之戀》也是其中之一。同屬騰訊旗下,《光與夜之戀》背後的北極光工作室不像天美那麽鍾愛交響樂,他們請來了更年輕 、更具流行感的音樂人為遊戲配樂 ,日本知名作曲家林友樹、橘麻美接下了這個任務 。

林友樹《光與夜之戀》配樂創作訪談,圖源網絡林友樹《光與夜之戀》配樂創作訪談,圖源網絡

對於乙女遊戲來說 ,配樂要更講究時尚感和戀愛感 ,林友樹曾為知名日劇《legal high》 、日漫《排球少年》等創作配樂,燃  、潮是其最大的標簽 ,而針對乙女遊戲進行配樂 ,他采取了更動態且靈動的展現方式  ,搞古典音樂 、爵士樂出身的橘麻美則從奇幻世界觀出發 ,在音樂中融入了許多瑰麗的元素。

《光與夜之戀》的配樂也成為遊戲的重要賣點之一 。2021年 ,遊戲正式上線 ,林友樹、橘麻美的音樂無疑是成功的 ,有玩家在音樂評論區裏感歎“為了配樂舍不得放棄這個遊戲” 。

為何頭部遊戲們“大師合作”的對象往往選擇歐美及日本的作曲家?這與國內遊戲音樂產業的發展有關,相較來看,國內遊戲音樂領域發展時間不長 ,更缺乏專業的遊戲音樂製作人,“大師”就更加稀有。而“外包”式的音樂製作方式也不得不讓頭部公司們把眼光轉向海外 ,合作有時也更像是一場跨界聯名 。

目前國內的一些遊戲公司也正在向國外靠攏 ,搭建起更成熟且專業化的遊戲音樂工作室 ,實時跟隨遊戲的發展與變化推進音樂創作 。

《王者榮耀》就是代表之一 ,他們不僅在“請大師”這方麵很擅長 ,在遊戲上線後的七年裏,圍繞遊戲音頻和配樂 ,天美的遊戲音頻中心也不斷成熟。除了大師級別的合作外 ,他們還產出了許多精彩的遊戲音樂,並屢獲國際大獎  。

另一個案例是《原神》 。在正式上線後的兩年裏,《原神》已經出了10張OST專輯,包含地區和角色兩個主題,收錄了幾百首音樂,東京愛樂樂團  、上海交響樂團 、倫敦愛樂樂團等參與演奏 。2022年  ,《原聲》遊戲原聲中的《璃月》《白皚中的冥想》《疾如猛火》等音樂還入選了北京冬奧曲目庫。對於《原神》來說,音樂本身就已成為了重要賣點 。

《原神》稻妻主題OST宣傳圖
,圖源快吧遊戲《原神》稻妻主題OST宣傳圖,圖源快吧遊戲

在這些音樂背後 ,作曲家陳致逸和米哈遊音樂總監蔡近翰功不可沒 。

陳致逸是國內知名配樂家,從2020年6月開始,他為原神製作了七張原聲專輯 ,在遊戲版本更新的同時,他的音樂創作如影隨形。而蔡近翰則是米哈遊眾多遊戲背後的音樂操盤手 ,他還是米哈遊旗下國人原創音樂團隊HOYO-MiX的主理人,這個團隊已經為《崩壞學園2》《崩壞3》《未定時間簿》《原神》的女遊戲創作了眾多配樂 ,是國內遊戲行業最專業的遊戲音樂團隊之一 。

除了騰訊  、米哈遊外,還有諸如鷹角網絡等遊戲公司在遊戲音樂領域進行著探索,遊戲音樂的重要性也在不斷提高 ,在不少國內遊戲玩家看來,現如今許多遊戲工作室的音樂水準正在飛速提高,“被遊戲耽誤的音樂公司”的評價更是經常出現 。

毫無疑問,這是對於國內遊戲遊戲音樂進步的誇讚  ,但正如前文所述,這些以音樂聞名的遊戲往往伴隨著大量的爭議 。在這種語境下,“被遊戲耽誤的音樂公司”有時就會顯露出不那麽讓人好受的意味 :你的遊戲 ,配不上你的音樂。

那麽如此發力遊戲音樂到底有何意義?它又能為遊戲本身帶來什麽 ?

不同於影視、圖像,對於遊戲受眾來說 ,交互與體驗非常重要 。

評判一款遊戲 ,能否成功讓玩家“沉浸”是個核心指標。而對於文本內容更加豐富的遊戲們來說 ,讓玩家被世界觀及劇情打動,實現更好的遊戲體驗,“沉浸”的層次就要更深 :玩家要真正帶入進屏幕對麵的遊戲世界中 。

除了進一步加強畫麵質量 、劇情設計 、玩法策劃等基礎元素  ,而適合的 、具有感染力的、耐聽的遊戲音樂能為一切賦予“靈魂”  。

“適合”為沉浸打好基礎 。2019年爆火的《死亡擱淺》是個很好的案例,這款3A大作擁有一個複雜且奇特的世界觀:架空世界的美國因“死亡擱淺”的影響下分崩離析,在重創之下人與人之間聯係逐漸斷絕 ,社會不複存在,每個人都成了“孤島”.....

遊戲的玩法也十分獨特 ,在遊戲裏沒有炫酷的戰鬥和快節奏的劇情  ,玩家需要扮演一名“快遞員” ,穿著厚厚的裝備在滿目瘡痍的地表步行 ,前往各個據點運送物資 ,並重建人與人的連接 。

這是一款評價兩極分化的遊戲 ,喜歡的人認為其擁有新奇的玩法和極具深度的劇情,而反對者則認為遊戲無聊無比 ,但誰都不可否認,遊戲展現出了一種非常獨特的氣質:人與人之間的疏離感,肅殺冷峻的天地間,你隻能孤獨的前行,一切都殘酷而富有詩意。

遊戲畫麵奠定了基礎:黑色山岩與苔蘚、始終如一的陰雨天,隨處可見的懸崖峭壁,但遊戲音樂進一步將這種獨特氣質“補完” 。《死亡擱淺》中的許多配樂都來自冰島樂隊Low Roar ,在他們的音樂裏 ,蘊含著屬於冰島地域氣質的那種冷冽與空靈,以及地球角落的孤獨與哀傷。

《死亡擱淺》遊戲畫麵�,圖源網絡《死亡擱淺》遊戲畫麵,圖源網絡

這與《死亡擱淺》的畫麵風格及故事設計高度一致  ,在Low Roar的歌聲下,玩家將自己帶入那個長途跋涉的山姆  ,在喘息與蹣跚中孤獨行走 。

正如一些觀點所認為的 ,真正好的遊戲音樂 ,往往讓人“感受不到” :伴隨著遊戲過程的起伏跌宕,玩家完全沉浸其中,音樂成為遊戲世界的一個組成部分,它不會突兀的讓你跳出世界感受旋律和節奏,而是將自己的魅力完全融入遊戲中,完成遊戲各部分的契合 。

這是用音樂營造氛圍的過程 ,當令人驚豔的畫麵奇景搭配適合的音樂 ,即使不推進劇情,隻身沉浸於遊戲世界中也是一種享受 。2018年 ,任天堂發布了《塞爾達傳說》係列的第十五部作品《塞爾達傳說 :曠野之息》,在這款遊戲裏 ,玩家扮演海拉魯王國滅亡一百年後醒來的騎士林克 ,為了找尋回失去的記憶和百年前的使命 ,再度踏上冒險之旅 。

這款遊戲被很多人譽為有史以來最偉大的遊戲之一 ,當音樂結合超強的畫麵表現力 、精彩的劇情與玩法,《塞爾達》不僅是玩家的消遣,更是一種享受。

當你在翱翔於塔邦撻雪原鉛灰色的天空 ,耳邊的音樂能讓人感到刺骨的寒冷,而在一始村和哈特諾村 ,則是一派閑適恬靜的田園風味;當你徜徉於克洛格森林的溫軟陽光 ,入耳的清脆會讓人暫時忘記外麵被災厄侵蝕的世界;而當你進入城堡 ,終於想起要打蓋儂救公主時 ,激昂的配樂又能點燃勇者沉睡百年的熱血和堅韌 。

《塞爾達傳說:曠野之息》
�,圖源網絡《塞爾達傳說:曠野之息》 ,圖源網絡

在很多人看來,《塞爾達傳說:曠野之息》是一款“氛圍遊戲” ,它不僅能讓你為其渾身發熱,更讓你能夠放鬆下來,感受遊戲作為藝術品的魅力。

而“感染力”和“耐聽”讓遊戲音樂更具上限,在幾十甚至上百個小時的遊戲體驗中 ,音樂的精彩程度和耐聽性至關重要 ,這關乎遊戲音樂的功能性:它不僅是一種氛圍輸出 ,更是一種體驗反饋。在音樂中 ,你感受遊戲角色的命運,在音樂中,感受反派boss的強大 ,遊戲音樂獨特的交互感配合動聽的旋律,能給遊戲增添更多樂趣 。

而從產業的角度來看  ,音樂營銷也已經成為遊戲的重要一環  。

以《英雄聯盟》為例,作為全球最火爆的遊戲之一 ,《英雄聯盟》的衍生音樂內容之多令人震驚,無論是每個賽季的主題曲 ,還是KDA女團這樣的虛擬組合 ,都能看出拳頭公司對於音樂營銷的重視。目前在國內爆火的《孤勇者》也證實了這一概念,盡管它隻是衍生動畫劇集《雙城之戰》的音樂作品,但仍舊對遊戲產生了重要的影響。

國內各大遊戲廠商對於音樂的重視,也正是看到了遊戲音樂的“潛力”:它不僅遊戲體驗提升的利器,還能從另一種媒介出發,從另一個維度幫助遊戲實現品牌建構與話題曝光 。

但歸根結底,遊戲的質量和體驗感才是決定一切的,而遊戲音樂雖能“賦予靈魂” ,但終究不是一款遊戲好壞的根本性因素 。如果把對一款遊戲的整體評價分割為幾個層麵 ,那麽對於國內很多遊戲產品來說 ,音樂或許達到了一個高度,但遊戲玩法的缺失終究是難以令人接受的短板 ,兩者的不平衡下 ,再好的音樂都難以發揮出最佳效果 。

必須認識到 ,無論是遊戲還遊戲音樂  ,都需要整個遊戲產業更加成熟,更加專業化,這或許是一個漫長的過程。遲早有一天 ,中國遊戲能夠留在人們心中的 ,不隻有音樂。

本文(含圖片)為合作媒體授權創業邦轉載 ,不代表創業邦立場,轉載請聯係原作者 。如有任何疑問 ,請聯係editor@cyzone.cn 。

0.2033s , 5383.5625 kb

Copyright © 2023 Powered by 騰訊網易米哈遊,求你們做遊戲像做音樂一樣認真,許昌市振興檢測技術客服中心  

sitema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