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汽車配件 >我emo的那天,娃自己去找了心理老師…… 正文

我emo的那天,娃自己去找了心理老師……

来源:許昌市振興檢測技術客服中心编辑:汽車配件时间:2023-02-01 09:57:36

原標題:我emo的那天那天,娃自己去找了心理老師……

送我爸媽回老家那天,娃自我發了一篇文章,己去爸媽今天回老家 ,找心我emo了 。理老 巧不巧 ,那天就在那天,娃自一早就入了校的己去孩子,出現了從沒有過的找心“情緒問題” :

最開始是早上8點半  ,生活老師給我打了個電話,理老說小葉子特別想媽媽  、那天想和我說話,娃自我接過電話,己去安慰了幾句 ,找心答應了她晚上去接放學 、理老我們一起做點啥,我以為,好了。

結果過了1個小時 ,班主任的電話又打來了 ,說已經陪了孩子一會兒了,孩子還是很難過、斷斷續續會哭,要和媽媽通電話。

我心想 ,哇 ,一個小時了,這很反常啊,同時也很感謝老師的及時反饋,這一個小時注意力的投入不容易 ,還得照看其他孩子呢 ,果然 ,手機遞過來我和小葉子聊了會兒,我聽見老師說:

“那你再和媽媽聊一會兒 ,老師先去教室了好嗎?老師想告訴你,你是可以哭的 ,同時你也是二年級的小學生了,一直哭的話也並不解決問題是不是 ,那我們想一想,可以做些什麽呢 ?”

老師的安慰沒啥毛病 、也很溫柔、堅定,隻是我能感覺到,有一部分還是沒有辦法抵達小葉子那裏 ,至少她還是不想放下電話  、也不想現在就回到教室 。

如果我有充足的時間、或者我們這會兒都在家 ,我希望為孩子創造更多的允許,但那天馬上要出發送機了 ,我也不好意思占著老師電話太久,短時間內,能和孩子表達些什麽呢?

我首先想表達,“你是被允許的。你是被無條件支持的。

在我這些年的心理學習中,還有這幾個月密集做了大量谘詢個案,我有一個有趣的發現 ,就是我們需要去歡迎生命裏的不同麵向,尤其是所謂的“負向部分”的來到——

如果我們不是真的接納、歡迎 ,而是試圖通過一些技巧 、方法、言語 ,哄騙孩子趕緊做出符合我們期待的行為 、趕快恢複平靜,那隻會迎來更多的“抗拒”、更多我們不想看到 、也接不住的部分。

我想這也是為什麽 ,兩個老師斷續安慰了一個小時,但是孩子還是有東西在卡著 ,還想要傾訴跟陪伴。

展開全文

於是我對小葉子說 ,“媽媽想和你說 ,哭是可以的 ,上課的時候 、下課的時候想哭了 ,都是可以的 ,我們能對你的眼淚  ,一起說‘歡迎’嗎 ?”

我在個案裏會經常對案主這麽說、邀請案主去體會“歡迎”的力量 ,但對著孩子還是第一次 ,說的時候我自己都覺得 ,哇哦 ,好像“歡迎”,要比“可以” 、“允許”還更“可以”  、更“允許”,是很深很深的愛啊 。

孩子大概也感覺到了  ,我聽到電話那頭,本來在抽泣的她,哭聲很明顯減弱了,還有一瞬間帶著點驚訝的微微的笑聲。

這不僅僅是“話術”,是我那一刻真的可以放下顧慮  ,允許孩子暫時不上課、暫時平複不了情緒 ,“咱們試試和你的情緒待一會兒吧:)”

就是那麽微妙,起心動念是允許  ,孩子就能敏銳接收到、開始鬆動和放下;起心動念是“你怎麽還不好”,那就始終對不上頻率 、雙方都覺得很拉扯、糾纏……

隔著手機 ,從孩子的呼吸 、漸漸減弱的哭聲 ,我感受到了連接,這些話有真的“送”了進去 。

同時小葉子和我說 ,現在還是不想馬上回到教室 ,我也同意了 :

“可以的寶貝 ,你可以繼續和自己的情緒待一會兒  ,去感受下那具體是什麽呢?難過 ?悲傷?還是什麽?”

“媽媽很想現在在你身邊,但是我要出門送姥姥姥爺去機場了 ,如果現在生活老師、班主任都沒有空、她們都有自己的事情 ,要去上課了,你覺得你去哪裏,會讓你感受好一些 ,有什麽地方,能夠讓你舒服地待一會兒,有什麽人,願意傾聽你呢 ?”

小葉子頓了2秒  ,然後一個比剛才更篤定的聲音緩緩傳來——“咩咩心事屋。”

哇,這個名字從她嘴裏說出來的時候,我整個人有一種震撼和感動 ,這是他們學校“心理谘詢室”的名字,我參觀過 ,裏麵真的有好多“咩咩坐椅”  、還有沙盤,是孩子們有心事 、可以去聊聊的地方。

而我感動是因為 ,孩子竟然真的知道可以去這個地方 ,她才這麽小,就有尋求心理支持幫助的認知了,而且非常坦蕩找心理老師幫助“很正常啊” 、也很相信那裏感受會很好很放鬆 ,我的孩子也太棒了吧! !!

不要說我從小到大的學校裏 ,並沒有一個布置如此溫馨的心理谘詢室 ,也並沒有人和我說過,內心有任何波瀾了,可以去這樣一個地方坐坐 、聊聊 ,就像上體育課一樣自自然然;

我印象中學校即便有心理室 ,也都是給“問題很大”的孩子們準備的,我才不想被當成是“問題孩子”呢 !

這樣的刻板印象其實到今天還在 ,因為很難被環境涵容、很難展現完整的自己並被溫柔正向抱持,我們習慣戴上一層又一層厚厚的麵具,讓自己顯得“陽光”  、“正能量” 、“積極” ,但一個人怎麽可能沒有相反麵呢 ?被藏起來的部分 ,始終需要被表達 、被看見——

就像《一年一度喜劇大賽》裏這個《黑夜裏的脆弱》的作品呈現的一樣 :

一個在生日加班的打工人 ,在關了燈和開了燈裏會有兩種截然相反的狀態——開燈時打滿雞血,一到黑夜就傷感emo。

這種不一致也許會在短時間內抗住一些壓力 、取得一些成績,但你無法在所有時間欺騙所有人 ,尤其是自己的身體和自己的內心 ,那種不被完整看見的部分在撕裂 、拉扯 、痛苦著……

直到他的同事創造了一個小小的允許的空間 ,當他能夠在“開燈”時也去表達出來“我不開心”;

那份分裂,終於開始融合了——生命的完整讓能量重新開始回歸、流動 。

隻是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我們從很小開始,就有很多的表達、很多的情緒不被允許,更不要說去做谘詢了,“那不是心裏有病的人 ,才去幹的事兒嗎 ?”

哈哈 ,如同我在這篇文章裏所說 ,如果這個世界注定要有病人,那麽,“人人都有病”(豆瓣9.5!被這個小眾紀錄片虐哭了 ,但真的太值得父母看看…… )

就像有日出就有日落 、有白天就有黑夜 、有陰就有晴 、有圓就有缺,當我們的注意力不再遮掩 、抗拒 、消滅那些我們不喜歡的部分時,我們的生命會因為可以正視真實,而開始有合一的喜悅、深邃的寧靜 、由內而外的綻放……

想起小葉子在這件事的前幾天,和我表達過希望我去她們學校當老師,我好奇地問 ,那媽媽可以教什麽啊 ?

你可以去做心理老師啊!你不是學心理學的嗎 ?”她很興奮 。

我超級驚訝,“你是怎麽知道的 ?”

她說 ,“你經常聽課啊!”

哇哦 ,那真的是很神奇,我們從來沒有聊過這個話題、我也沒說過“心理學”這3個字、甚至我大部分上課的時候都會戴著耳機  ,但竟然還是會耳濡目染 ,她有這樣的洞察 、並深深覺得我可以成為心理老師、而且這件事很好很棒 ,這是多麽有趣啊 !

小葉子那天去了心事屋後 ,班主任把心理老師的反饋和我轉達了 ,特別棒  ,我覺得有很多角度可以去解釋她怎麽了  。

比如感知到了姥姥姥爺要走,我自己本身就挺emo的 ,孩子會無意識地承接一些

還有關於她這段時間都想養貓,但我們不同意,背後折射的是她需要更多專屬的陪伴 、以及想在和弟弟的相處中擁有更多權利而不是限製 ,這些都讓我特別的啟發。

我更開心的是在支持孩子的這條路上 ,我們和學校是“對齊”了的 ,出現情緒波動不是個有待消滅的問題 ,而是我們的一個機會 ,如何更好地去支持跟幫助孩子 。

距離小葉子和老師求助已經2周了 ,再開學,她的情緒一直都不錯 ,假期裏我和她爸連著上了6天課,但把家人也都一起帶去了酒店,算是在“沒時間”裏創造了一段“專屬陪伴”吧

生活總是無法盡如人意 ,但我希望無論是我自己、還是孩子,我們都有麵對這些不同麵向的勇氣 ,有被允許真實表達的空間 ,同時在這一路上,去收集我們的“資源庫”、“支持庫”  :

為生命的完整 ,幹杯!

——END——

作者 :吉吉。微信公眾號「慢成長」聯合創始人,二寶媽 ,美國注冊正麵管教家長/學校講師 ,前香港資深傳媒人,現居深圳。追求細水長流,也愛勇猛精進,愛唱歌愛生活愛自我管理 ,願與娃一起慢成長 。

0.1862s , 7010.6953125 kb

Copyright © 2023 Powered by 我emo的那天,娃自己去找了心理老師……,許昌市振興檢測技術客服中心  

sitemap

Top